砂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后危机时代的世界经济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9:57 阅读: 来源:砂轮厂家

“后危机时代”的世界经济

从2011年开始的经济危机使世界经济元气大伤,在这一过程中,发达国家通过增加货币投放量等政策刺激本国经济复苏,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所起色。新兴经济体在这一震荡中遭受到猛烈冲击,以往被看好的“金砖国家”在经历了这场荡洗后,似乎只剩中国一枝独秀。  2013年12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认为,未来世界经济仍将延续缓慢复苏态势,并存在不稳定与不确定因素。2013年已经过去,2014年前路如何?  就世界经济近期特点、各国货币政策、贸易投资格局,以及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态势等方面,丁一凡、陈凤英、毕吉耀、 吴洪英、梁艳芬等几位所长为我们一一做了解读。  回顾总结  世界经济特点分析  在2013年世界经济缓慢复苏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与人们预期不同的转折,例如发达国家的经济逐渐走出衰退,而前一两年被特别看好的新兴经济体,尤其是印度、巴西等金砖国家的经济从2012年底到目前却经受了很大的挫折。这些转折下的世界经济特点及其背后的结构性因素都十分值得探讨。  陈凤英:目前世界经济已进入后危机时代,这些看似转折性的现象都是正常的,但是市场竞争将会十分激烈。应该说,各国的竞争现在已进入到“规则之争”的阶段。在经过了2009年的经济危机之后,2013年的世界经济第二次进入了底部震荡徘徊中,而在2014年可能是着底回升、缓慢上涨的趋势。  我们将会经历大危机、大增长、大调整这样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些是可以预估的,比如国际贸易、国际资本流量的减缓。但是去年世界经济形势中也有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亮点”,比方说日本的安倍经济学看上去效果不错,但是由于日元贬值,按照美元结算制度下的市场汇率来说,日本对世界经济反而是负增长的。欧元区虽然看上去是负增长或零增长,但是欧元因为没有贬值,所以算起来其经济反而是上升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明年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会逐步退出,这个会让世界经济环境非常的复杂。  吴洪英:目前世界经济处于缓慢增长和不断调整中,总体有以下四个特点。一是经济呈现下滑趋势;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动力缺乏;新兴经济体增长呈缓慢趋势,但仍是经济增长最快的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呈现震荡下行走势。  现象管窥  GDP与贸易增长之辨  在以往经济高速发展期,世界贸易的增长往往会超过GDP的增长。进入2013年,世界贸易的下滑很快,明显低于了GDP的增长规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世界贸易拖了世界经济增长的后腿呢?  毕吉耀:目前的世界经济处在一个深度调整周期,在世界经济中,贸易的增长明显低于经济的总增长。从展望来看,未来世界经济增速将达到3.6%,而贸易的增长将会超过它,但是不会超太多。  在2009年世界经济危机之前的一二十年间,全球贸易的增长几乎是只增不跌。从统计数据看,贸易的波动总会比GDP的波动更大一些。当经济扩张时,贸易增长往往比经济增长更快一些,当经济收缩时,贸易收缩也更快。我们以2009年为例,在2009年时发达国家贸易额大幅度下滑,全球贸易下滑超过了12%。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经济的恢复没有那么强劲,另外一方面则是经济危机后各国市场贸易保护增强,这在某种程度上对贸易增长是很大的阻碍作用。  局势辨析  新一轮经济全球化  在2013年世界贸易增长低于世界经济增长的背景下,国际贸易领域发生了很多事情。例如,多哈回合谈判这个已经被判定死亡的谈判,前段时间突然有了峰回路转的迹象。与此同时,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发达国家还在锲而不舍地推进跟WTO没有直接关系的一些自由贸易区的谈判,比如日本、韩国都同意要加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美欧主导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  丁一凡指出,世界贸易组织的一些官员曾表达了这样的看法,即WTO发挥作用的近十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在世界贸易中所占比重在增长,他们掌握了现有的国际贸易规则,受益不少,所以发达国家才会积极推动TPP和TTIP,目的主要是为了绕过WTO另定一套新的贸易规则,来约束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主体。  这对世界贸易形势、对中国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在当前的阶段非常为人关注。  梁艳芬:我个人认为,多哈谈判最终肯定会达成一个结果,多边体制也不会因为某一个回合的谈判持续时间久而中断其生命力。多边体制仍是一个舞台,160个成员国希望在此共同达成贸易的便利化和自由化。另外,近年来区域经济合作日渐活跃,最主要的经济体都热衷区域经济合作,希望以此解决贸易方面的困难。区域经济谈判推动了区域贸易自由化,是多边贸易体制的补充而不是取代。我们看到TPP、TTIP的谈判内容,超出了贸易的范畴,还掺杂了一些国内体制、行政政策的内容等等,区域经济合作更像是一个试验场,未来可能成为多边体制的一个先导性的东西。  陈风英:无论是美国主导的TPP也好,还是美欧主导的TTIP也好,看上去都是“Anybody but China”。但如果研究TPP的29项条款或是TTIP的条款,再对比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内容,就会发现两者之间是衔接的,只不过我们的时间目标是2020年。这个谈判势必很难,但却是一个大的国际环境,所以我们不是要去打乱它,而是用它的规则,当机立断,加入进去。新的一轮经济全球化中,中国应该是建设者、合作者和贡献者,但最终我们肯定是得益者。  毕吉耀: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是上一轮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  目前美国等国家主导的区域经济合作,表面上是要维护绝对公平的跨境市场竞争规则,更多强调金融、通信等领域的开放。但由于经济发展阶段不同,经济体制不一样,我们一时还难以适应这样的要求。  随经济发展,我们服务业的比重会越来越大,第三产业会超过第二产业,降低关税壁垒等贸易方面的开放显然是不够的。十八大以来我们的经济发生了极大变化,到2020年还有7年的时间,这个过程中我们肯定还会有深刻的调整。在进一步开放中,我们还要注意能源资本的安全、农业安全问题和经济结构问题。  丁一凡: TPP和 TTIP,从某种意义上说,谈判主导方是要把中国排除在外,可是这有多大的可能性呢。曾经率先提出“金砖四国(BRIC)”概念的原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也说,金砖国家可能只剩下一个中国了。在这种形势下,TPP、TTIP都绕不过中国的一个因素是,除了贸易领域,在投资领域中国占比也非常大。TPP、TTIP都有在跨境投资方面的规定。同时,我们应该十分注意中国对外投资的过程中,何为收益,何为风险。  货币预期  解析量化宽松  到目前,美联储推出了四轮量化宽松政策,而其他诸如日本、英格兰、欧洲银行等也都通过增发大量货币,增加流动性,刺激本国经济复苏。市场普遍认为,这对于世界经济造成很大的后果,特别是2013年以来,大量的货币投放与新兴经济体宏观经济不稳定间有一定关联。  陈凤英:1929年爆发的经济危机持续了很久才复苏,美国的股市直到1954年才回到1929年的估值水平。但现在我们有了更多的创新手段。从2011年开始世界面临大萧条,但经济并未出现大衰退,我认为,在非常态的经济形势下,伯南克领导的量化宽松政策,客观上看还是有很大作用。明年美国会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新兴市场面临的挑战也会非常大。未来五年世界经济都会是调整的状态,而不是震荡危机后的单纯扩张。  丁一凡:美元作为一种国际储备货币,美国大量发行美元的结果,是造成了许多外溢效应。这个外溢效应在2013年的夏季表现得最明显。2013年5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考虑逐渐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三个月后,金融市场产生了一种预期,认为未来美元将来可能会短缺,资本开始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这就造成了美国战争中常用的一个术语叫“附带损害”。美元的大量外流给许多新兴经济体带来了很大伤害,像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在2013年8月的时候很难抵御资本大量往外流的压力,汇率一下子贬值了百分之十几到百分之二十。  退出量宽是个漫长过程,也是危险游戏。不退出,流动性持续增加;一旦退出,一些把外汇储备当防火墙的国家对美元的信任会崩溃,但这将给人民币国际化创造机会。  战略探讨  粮食安全问题  在对外投资中包括资源的投资,对粮食的投资是其中的重要一项。最近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了粮食安全对中国经济稳定和经济增长的重要性,重点提到在境内保障粮食供给和粮食安全。对于粮食安全的战略讨论中,专家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毕吉耀:对一个城市来说,没有天然气和没有粮食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视野还是要开阔一点。粮食安全要从全球范围内考量,不论是品种还是结构上都要从全球范围内评估。从全球来看粮食并不紧缺,而我国粮食“十连增”后压力可能越来越大,“主要靠自己”,但也应重视进口。进口廉价农产品也能减少本国农业污染。  吴洪英:“谁来养活中国人”前些年炒得很热,我认为“走出去”战略很好,中国和非洲、拉美合作生产粮食加上农业投资,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但这里有几个需要注意的问题,第一个我们应该保持与非洲、拉美人的合作,来保证我们在海外粮食生产的基地,但是要注意合作的方式,我们“土豪式”的购买方式,让很多国家怕了,最近的两年,巴西、阿根廷都开始专门制定法令限制外国人购买土地。第二,在粮食进口方面还是应该有所选择,比如说转基因的问题。  展望2014  世界经济形势预测  展望2014年,在世界经济中有哪些是应当重点关注的领域,各专家为我们进行了解读。  陈凤英:在2014年,全球将寄希望中国的进一步开放带来好的机遇,同时中国需要世界有个好的经济环境。明年和未来我们依然会围绕量化宽松政策来看美国利率的升降,坏与好的结果都有可能。日本的安倍经济学最后很可能失败,如此,将会对我们形成牵制效应。  吴洪英:2014年应该是充满信心的一年,据预计,世界经济增长率将达3.6%,新兴经济体达5.1%,呈现一个好的走向,新兴经济体的反弹到底能不能持续下去,这也影响到我们国家的发展。  梁艳芬:总体上,2014年还是一个后危机时代的调整阶段,因为现在的经济增长点和经济上崛起的区域都不是很稳定。另外,中国在参与区域经济合作方面应该有所突破,我们目前还处于一个相对被动和低水平的状态。最后,只有条件成熟的时候,美国才有可能退出QE政策。一旦退出,将会影响中国对美国的出口。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