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事连篇之裂缝[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3:14 阅读: 来源:砂轮厂家

不知何时,205公路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极为狭长的裂缝,那几乎是一夜之间形成的,据说是一起严重的塌陷事故,里面死了很多人,但令人惊奇的是没有人听到塌陷的轰鸣声,也没有听到人的哀嚎声,政府对此事故并没有作任何的报道,然后就在不足一天的时间内将裂缝修补完好,事情发生的既突然而且诡异。

姚谦是在205公路附近的一家工厂上班的,这天夜晚,他下班以后,突觉腹中饥饿,已是十二点多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门店早已打烊了,不过,姚谦知道出去工厂往东走千米还是有一家夜店的。

今晚好像夜色格外的深沉,空旷的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就在他出厂的时候,突然,一阵风袭来,他只觉的一阵阴冷,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此时,他不经意间地扭头看去,看到一条狭长的人影映衬在深夜的公路上,渐渐的近了,他才看清那是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公路上,直到走到了十字路中央,与此同时,一辆车突然从对面冲来,那辆车好像并没有发现那人,也未做任何减速,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那人已躺在了离车子几十米远的公路上,殷红的鲜血从那人的体内流淌,映衬在深夜的公路上,顿时显得这寂静的夜色格外的不寻常。

姚谦吓坏了,顺势躲藏在路边一广告牌的后面,那辆车停在那里,没有看到司机下车,不一会儿,那辆车突然又发动了,然后,它竟然径直从那人的身上轧了过去,姚谦惊恐的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诸如此类的事件他只是在新闻上看过,真正亲眼目睹了,他竟然不由自主的恐惧起来,他吓得腿不停的打颤,这一下更是不敢出去了。

等他壮着胆子再看去时,那辆车已经消失在夜色中了,他慌忙跑了过去,心里暗想如果那个人命大,也许打个120还有救。姚谦的脑子已乱作一团,匆忙跑过去一看,他登时就傻了——那个人竟然不见了!

刚才明明亲眼所见,那个人就躺在这里,还被车碾轧过,而且还有血液流出,而现在竟然突兀的消失了?姚谦四下望去,自己并没有跑错方向,但目之所及,公路上连个易拉罐都没有,更别说一个被碾轧过的死人了。

事情越发的显得有些诡异,杜秋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目光环顾公路四周,突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低头看去。

他惊疑的看到,月光照耀下的公路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狭窄的裂缝,姚谦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他竟鬼使神差地蹲了下来,透过狭窄的裂缝,他竟然发现了一些东西。

那是一些红色的泡沫,极像是脏兮兮的血,然后,他还看到一只皮肉撕裂的手以及一只被挤压鼓出来的眼球,裂缝里有个人,换句话说,似乎是裂缝吃了刚才那个被碾轧的人,就在姚谦的注视下,裂缝渐渐变窄,就连路灯的光好似也被它吃掉了。

姚谦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惊恐,他不由的浑身一个激灵,肚中的饥饿早已烟消云散,怪叫一声,撒腿跑回了工厂。

此时的姚谦心里恐惧极了,他发疯似的逃回了厂区宿舍。

宿舍内正在打牌的几个人,看到姚谦一脸的惊惶,“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去偷看田寡妇洗澡了?”有人开玩笑地说。

“没……没有。”姚谦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见鬼了!”

“怎么回事?”众人似乎来了兴致,各自放下手中的扑克,纷纷问他。

姚谦喘息着,把自己看到的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听完后,有人开玩笑的说:“你开什么玩笑呢?大晚上的吓唬我们吧!”。

但其中一国字脸的在这些人中年纪稍长的人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这人姓莫,大伙平时都称呼他老莫,只见他低沉的说道:“你说的这件事儿,我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真的吗?老莫,快说来听听!”说完姚谦几人全部围拢在他的身边。

“那是前几年的事儿了,当时你们还没过来上班,205公路上发生过一起塌陷事故,但那起事故说来诡异,来的快去的也快,听不到任何动静。”

接着他开始缓缓的诉说起来:“那起事故死了很多人,之后有人说,还有几具尸体因为砸得都变形了,竟然被就地掩埋了,后来公路虽然重新修好了,但据说在夜晚特定的时间里会闹鬼,你刚才看到的一幕,应该是恶鬼来抓替死鬼了。”

“啊?”姚谦惊恐得长大了嘴巴,半晌没回过神来。

>>

姚谦身上一下凉了半截,他已经开始相信,自己真的看到鬼了,他仿佛看到公路下面,一具扁扁的尸体死死地盯着公路上面。他的口水“滴答滴答”地流进地底,与地下水混合在一起。

一旦有人从公路上经过,他就猛地伸出手把人拉下去,然后,马路上狭窄的缝隙里,扁扁的尸体一点点儿爬出来,爬进工厂,爬进某个厂区宿舍,钻进某个人的被窝,而他就成了那个人的…………姚谦被自己的联想吓得狠狠打了一个哆嗦。

第二天天一亮,姚谦的恐惧便消了大半虽然如此,但是他满脑子都是那件事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突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吓了一大跳,回头看去,发现竟然是老莫。

说起来,老莫这人平常沉默寡言,整个人看起来神秘兮兮的,昨夜兴许是他说过的最多的一次话了。

此时的老莫突然开口:“你已经死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姚谦被他说的莫名其妙,恼怒的说道:“老莫,你在胡言乱语的说什么?”

“我没有胡言乱语,你仔细回想下,昨夜被撞的那人是不是你。”

“怎么可能…………”姚谦突然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他莫名其妙的昏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他就是那个被车撞飞的人,切身体会到了被汽车碾压而过的痛苦,亲眼看到自己的脑浆迸裂,眼球被挤爆。

最令他惊恐的是,他的身下突然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无数只血手从里面伸出将他拖拽进去,“啊…………”任凭他怎样挣扎、呼喊,都无济于事。

一觉醒来,他的额头已是满头大汗,他整个人后怕不已,刚刚老莫是否来过,他只觉的那一切好像都是梦境一场。

转眼,姚谦又到了上班的时间,他还是继续上着他的夜班,梦中的情景还是浮现在他的脑海,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死了。

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有血有肉,自己不可能已经死了,他摇了摇头,只想摒弃那荒唐的想法,可是,这件事就仿佛一件重物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再度兴起了看看那裂缝的想法。

时间稍纵即逝,下班的时间到了,姚谦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出了工厂,他径直走到了昨夜的事故地点,完好无损。

他心头大定,暗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想,一定是自己太过恐惧,这才导致自己做了那令自己感到惊恐的噩梦。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去时,突然觉得裤管被人拉扯住,他低头看去,惊骇的发现他的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裂缝,里面一些血肉模糊的手纷纷探出向他抓来,他顿时被吓的脸色惨白,整个人一下瘫倒在地,本能的想要跑。

可是,那些血手已经生生的抓住了他,他不停的挣扎哀嚎,可是无济于事,他们不仅抓着姚谦,那破败的指甲还深深地陷进了他的皮肉里,撕扯着他的衣服和血肉。

此刻姚谦已经浑身是血,那样子要多惨有多惨,甚至还能感觉到,无数条湿漉漉的舌头在他身上来回地舔着,十分}人、恶心。

随后,一颗颗奇形怪状的头颅从裂缝里露了出来,一阵阵“咯咯”的笑声颤抖着响了起来。

姚谦绝望的惨叫声已经被那些恶心的舌头堵在了喉咙里,一股股恶臭不断地涌进他的胸膛,姚谦不甘心地挥着手,被那些人用舌头卷进了裂缝里。

姚谦最终死了,这次他是真的死了,在裂缝里他竟然碰见了老莫。

老莫把一切实情告诉了他,原来那晚被撞的人根本就不是姚谦,那一切只是老莫制造的假象,包括他对姚谦所讲的一切,也只不过是给他制造恐慌,让他恐惧,让他惊奇……

老莫也是因此被裂缝中的恶鬼当作了替身,他为了寻找下一个替身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姚谦。

…………

“那起事故死了很多人,之后有人说,还有几具尸体因为砸得都变形了,竟然被就地掩埋了,后来公路虽然重新修好了,但据说在夜晚特定的时间里会闹鬼,你刚才看到的一幕,应该是恶鬼来抓替死鬼了。”大学的某件宿舍内,姚谦正在缓缓的对着面前一脸色惨白的同学说道。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