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揭蔬菜涨价路菜贩批发商超市环环相扣层层涨蔬菜吉首

发布时间:2020-11-04 05:53:32 阅读: 来源:砂轮厂家

揭蔬菜涨价路:菜贩批发商超市环环相扣层层涨蔬菜

??? 菜农种菜,市民吃菜,在生产与消费的两个终端之间,是一条长长的“菜路”。为了让这条“菜路”更为通畅,我市出台了一系列的蔬菜政策,组织农超对接、促建流转中心、发展批发市场……但蔬菜价格并未像预想的那样保持平稳态势,而今年的大白菜风波,更是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这条“菜路”。

如何让青岛市民的“菜路”更为顺畅?记者近日从青岛蔬菜零售终端开始,回溯蔬菜进城的一条条渠道,还原市场蔬菜价格波动异象的本质,尝试揭开“菜路”不畅的面纱。

零售终端 最后一环“拔高”较猛

说菜价高处于整个销售链条的最后一个环节并不为过。四方路农贸市场位于市内老城区,消费水平相对较低,但记者前天在市场上转了一圈发现,无论大众菜还是精细菜,价格都不怎么低,像大白菜几乎市场统一卖到0.5元/斤,土豆每斤从1.2元至1.5元不等,圆葱最低1.25元/斤,最高1.5元/斤,而萝卜的价格基本都在0.5元/斤。

“不瞒你说,我这里一年的租金就要3万多元,全家4口人在这里起早贪黑地忙活,即使菜价比批发价翻番也算正常。”四方路附近一家卖蔬菜的店主告诉记者,由于经营成本高,销售数量又有限,就必须把销售单价在批发价的基础上大幅度上调,“对于这些价格非常敏感的大众菜,超市由于进价低、资金规模又雄厚,所以售价肯定要低于我们,对此,我们尽量挑大众菜中质量最上乘的,从质量上高过超市,让市民感觉物有所值。”

而相对于农贸市场的菜贩,大型超市内的低价菜已成为平抑青岛菜价的重要砝码。在香港中路的一家超市里,生鲜销售区人气颇旺,尤其是堆成小山似的低价大众菜吸引了大批市民抢购。当天,白菜的售价是0.36元/斤,萝卜是0.49元/斤,土豆是0.88元/斤,圆葱则卖0.59元/斤。“前几天,这里的大白菜搞活动只卖0.28元/斤,比现在更便宜。”几乎每天上午都来光顾的市民张女士告诉记者,和农贸市场比起来,超市总有几种菜的价格会特别低,而这些菜基本上都是最普通、最低价的大众菜,所以才会吸引包括她在内的周边居民前来采购。

同样,在中山路上的一家超市里,大众菜拼的也是超低价:白菜仅卖0.29元/斤,萝卜是0.39元/斤,土豆是0.85元/斤,不过圆葱价格略高,黄圆葱0.79元/斤,紫圆葱达到1.29元/斤。对此,超市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说,白菜、萝卜和土豆都是超市从产地直接采购的,而圆葱则是从蔬菜批发市场采购的,价格自然有差距。

利润博弈 超市大众菜净利不足5%

这些超低价的大众菜采购链是怎样的,超市到底是在赔本赚吆喝还是有丰厚利润?

“说实话,多数大众菜都是以 ‘农超对接’的方式采购来的,成本相对较低,超市的定价空间也相对较大。”东部一家大型超市的相关负责人坦言,目前店里在售的白菜、萝卜、土豆、圆葱等低价大众菜都是从周边地区的农业合作社直接采购的,最大目的是降低成本。对超市来说,这些低价菜最能拉动人气,所以,超市并不指望这些菜赚什么钱,按照要求,“农超对接”渠道的蔬菜净利润不得超过5%,而“零利润”、赔本搞促销的时候也经常有。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售价0.36元/斤的白菜,前几天促销价只有两毛多钱一斤,而农业合作社将这些去掉绿帮的净白菜送到超市的价格就在0.27元/斤左右;超市的圆葱也是由周边农业合作社送来的,这批货到家价格0.57元/斤,超市零售价最高不到7毛钱一斤,最低0.59元/斤。

中山路上一家超市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之所以从产地直接采购生鲜蔬菜就是为了以更低的价格吸引人气。这位负责人坦言,目前超市在售的白菜是超市采购中心从胶州、即墨、平度等地的田间地头直接拉回来的,价格确实非常低,收购价按照质量从0.15元/斤到0.18元/斤不等,加上运费等可见成本,白菜到了超市成本就到了0.22元/斤左右,除去损耗、运营管理成本等,净利润只有几个点。

另外,超市里出售的土豆从地头收购的价格大概在0.65元/斤至0.7元/斤之间,因为采购量较大,需要专门冷库存放,目前成本已经在0.75元/斤以上;萝卜的采购成本较低,只有不到两毛钱一斤。

但5%的纯利润根本无法满足农贸市场上菜贩的生存需求。“如果我只赚5%的利润,那我全家都要喝西北风了。”水清沟双汇隆市场的菜贩孙某告诉记者,除去进菜成本不说,单纯市场上所收的进场费和管理费等就已经限定了普通菜贩的利润底线,“现在都说早市上的菜便宜,那是因为没有人收管理费,我现在卖菜利润假如低于10%就已经等于赔钱了。”

农村经纪人 物流成本高成“拦路虎”

根据市工商局经纪人管理所的最近一次统计,我市的农村经纪人已经超过了1400人,而这些人一年完成的经纪业务量高达15亿元,正是这些游走于乡村地头的农村经纪人,以最快的速度调整着青岛的蔬菜流转,成为了青岛“菜路”当中最为活跃的分子。

城阳水产蔬菜批发市场协会的吴正明,是一名地地

道道的蔬菜经纪人。“大部分农村经纪人都跟我一样,不从事农业生产了;也有一小部分经纪人在做蔬菜经纪的同时,还在种菜种地。”吴正明说像他这样的农村经纪人,主要任务就是了解各地蔬菜收购价格以及市场的蔬菜需求情况,然后利用市场信息来赚钱。以收购大白菜为例,吴正明向记者介绍说,现在青岛的大白菜数胶州地区的质量最好,单重都在15斤以上,而且菜叶卷得紧密,出净菜率高,这样的大白菜收购价是每斤0.27元,转到批发市场后批发价是一斤0.3元钱;而像平度等地的大白菜质量就要略逊一筹,而且距离青岛市区比较远,所以收购价每斤不到0.2元,在市场上的批发价格是一斤0.27元。

虽然平度的大白菜收购价更便宜,但吴正明告诉记者他很少到平度收购大白菜,关键就是物流成本使得蔬菜难以流转起来。“现在喊着卖菜难的基本就是平度、胶南这些地方,因为到这些地方收购蔬菜的物流成本太高,即使收购单价很低也不赚钱。”吴正明介绍说,单说从胶州运一车大白菜到城阳蔬菜批发市场,雇车加上油钱差不多要200多块;而从平度运一车大白菜到城阳蔬菜批发市场,运输费就接近500块钱了。“大白菜单价本来就很低,将运输费均摊下来,从胶州、即墨进菜成本更低。”吴正明说,这也是为什么平度的大白菜最难卖的主要原因。

批发渠道 地头直采省下进场费

前天上午8时许,抚顺路蔬菜批发市场内人头攒动,推着小车、开着面包车前来采购的小商贩络绎不绝。

菜贩管叙卫在这里批发白菜已经有5个年头,像今年这样批发价0.25元/斤还嫌高的行情并不多见。记者看到,他车上的白菜已经售出过半,剩下的也是个顶个新鲜饱满。但管叙卫却告诉记者,今年白菜数量多、价格低、销量不好,地里收购价还不到0.2元/斤,他们拉到批发市场里,质量一般的批发0.22元/斤,质量好的能达到0.28元/斤,均价一般在0.25元/斤。“我们的净利润非常低,也就三四分钱。”管叙卫说,他从胶州拉一万斤大白菜,油钱加过路费要250元,进批发市场要交近400元的费用,加上在当地收白菜时所付的150元代收费,这车白菜拉到这儿来的成本少说增加800元。

和农超对接相比,管叙卫认为,他比超市的采购成本还要高。“如果是超市直接到地头采购,成本要比我们低不少,虽然说超市的运营成本高,但没有进市场400元的费用,所以他们零售0.3元/斤还有赚头。但对于农贸市场的小商贩来说,他们从我们这里批货,已经倒了三次,最终售价还是每斤0.3元的话就几乎没有利润了,肯定不能干。”管叙卫说。

不过,在市场上批发圆葱、土豆的老陈却表示,一些超市与农业合作社合作,也收取一定的进场费和扣点,这与他们进批发市场的费用差不多,所以“农超对接”的成本比批发市场的批发价低不了太多,“一斤最多低个毛八分。”像老陈在市场批发的内蒙古土豆和甘肃圆葱都在0.7元/斤左右,当地卖相较差的黄圆葱最低仅0.4元/斤,有的甚至比超市的进货价还低。

“同样到地头采购,我们要比超市的成本高,即使合作社送货超市要加上扣点,那也是超市的利润,所以一些蔬菜品种的售价基本和我们批发价持平。”莱阳的郭女士在批发市场做萝卜生意,批发价是0.25元/斤、0.3元/斤,她坦言,其中0.08元/斤是进市场的各项费用,而对于超市来说,如果和合作社合作还能省下一笔地头代收费,总体来说成本要低。不过,郭女士也表示,部分超市对“农超对接”的商品一味追求低价,导致很多商品的质量欠佳,“像我知道的一些大超市,采购的萝卜才0.1元/斤,属于质量最差的,我现在卖的萝卜在地头的收购价能达到0.17元/斤。”

超市直采的萝卜零售价比农贸市场略低 农民卖菜 “农超对接”难解买菜难

对于农超对接,胶州市张应镇村民崔希超坦言,并没有对解决他们的卖菜难起到多大作用。“我地里的菜还是卖不出去,合作社不可能把我们菜农的菜全部消化掉了。”崔希超告诉记者,他现在卖菜最主要渠道还是卖给农村经纪人,而通过合作社卖出的蔬菜只是很少一部分。对此,崔希超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当地的合作社都在搞自己的蔬菜品牌,所以对蔬菜的要求标准特别高,他家一共种了6亩白菜,合作社只收了其中的两亩白菜,剩下的四亩地因为菜种不好,合作社不收。另一个不愿通过合作社卖菜的原因,是合作社出价比较低,“我种的那些好白菜,收菜的一斤给我3毛钱,合作社却是按棵收,算下来一斤才两毛来钱,我当然愿意多卖点钱了。”相对于合作社的品牌运营,农村经纪人的自由灵活更能够满足农民的卖菜需求。

而平度市郭庄镇村民隋永顺则表示,他今年的大白菜几乎都是自己找的销路,没有通过合作社卖掉一斤大白菜。“我们这里的合作社也有自己的品牌,好像是芹菜和花生,合作社不收大白菜。”隋永顺说,他今年4亩地共12000斤大白菜,全部都是通过自己推销出去的,“我以前倒腾水果的时候买了一辆小货车,我就自己拉着车把白菜运到城阳去,在那里就能卖出去。”隋永顺说,因为自己没有白菜进市许可,所以不能到市场去卖,但只要能够把白菜运出去就不愁卖掉。“现在主要是白菜运不出去,所以才卖不动,要是合作社能帮菜农解决运菜难,也就等于解决了卖菜难。”

新闻调查 实现“农超对接”关键看需求量 如果蔬菜采购量太少还不如去批发市场进货

“这些直采的大众菜定价标准是瞄准蔬菜批发市场的批发价,所以肯定比农贸市场的零售价要低,但具体定价还要视每个卖场所在区域的消费水平以及竞争对手的定价。”一家超市的采购经理告诉记者,一般超市经营的生鲜产品渠道有三种,一是拥有自己的物流配送车直接去地头采购;第二种是与农业合作社合作,由他们直接上门送货;第三种则是从批发市场、个体经营商户手中采购。其中,前两种属于“农超对接”,减少了中间的批发环节,确实达到了降低成本的作用。而另一方面,像叶菜等销量较小、不耐储存的品种,超市一般会选择从蔬菜批发市场采购。

那为何超市里仍有不少品种的蔬菜价格仍然持平于或高于农贸市场的零售价?记者在超市里走访发现,稍微精细一点或者有品牌的蔬菜价格和大众菜比起来身价颇高,像同是悦喜客来超市里的芹菜,包装精细的山芹菜售价近3元/斤,而堆在货架上的普通芹菜每斤还不到1元。而饭香园、绿源、马家沟芹菜、胶白等品牌的精装蔬菜价格就更高了。“能否实现真正的‘农超对接’关键还在量上。”青岛市蔬菜科技示范园作为一家专业的农业合作社,常年向青岛各大超市提供生鲜蔬菜,经理张伟告诉记者,目前超市几乎很难实现所有蔬菜品种均为“农超对接”,关键原因就是多数品种的需求量较低。青岛大多数农业合作社的规模都比较小,客户数量少、需求量小,合作社的物流配送成本就会很高,即使蔬菜实现从田间直接到超市,最终的零售价格还是降不下来。利客来集团生鲜部姜经理也十分认可这个观点。“采购量大,我们到地头直采能省成本,如果采购量小,就不如从批发市场调货。”姜经理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像胶州大白菜在地头的收购价是0.18元/斤左右,一辆货车来回的车费、人工费等至少需要500多元钱,如果这辆车拉1.5万斤白菜,一斤白菜分担的成本大概不到0.04元,而如果只拉不到1万斤,那每斤白菜就要分担0.06元左右的成本。这样一来,还不如从批发市场采购更划算。

无双屠龙下载

战地枪神手机版

霸王之心O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