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二月春风似剪刀百度外链像飞絮

发布时间:2020-03-09 16:15:19 阅读: 来源:砂轮厂家

先把话题往外扯一下,影片《闪闪的红星》中有一句夸赞吴大叔的话:为了照顾潘冬子,吴大叔可谓是既当爹,又做妈。今天,木子成舟成舟虽然身为IT人士,但同时以新闻记者的敏感和速度,对百度的意外举动迅速做出了反应。的确是难能可贵面,请允许殊兙道一声:木子成舟成舟君,辛苦了!

殊兙在这之前也经常在思索这样一个命题:百度和广大中小站长的关系。只是,由于水平和能力问题,一直没有形成一种比较完整的理论表述,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面就一直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今天,毫无由来地发生了百度外链狂降事件,在谈论应对这个事件之前,殊兙认为应该还是有必要先要考虑一下百度和站长之间的逻辑状态。

在这里,殊兙也就是抛出了这样一个命题,并没有直接形成一个明确的结论。因为比较困难。如果讲不清这个前置命题,后面的分析很容易发生阶段性的游移。木子成舟成舟在文章中提到:“百度这样毫无声息的调整,我们站长只能默然承受?不,我们要做出应对。”殊兙认为更为确切一点的说法是:百度单边主义的调整。站长群体该如何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个游戏中,这个群体有话语权吗?

这里殊兙还是需要再引用一段经典之语:我们曾经是奴隶。否则不会有从1840到1949中华民族的百年沉沦。我们也拥有英雄。否则不会有从1949到2050中华民族的百年复兴。与波澜壮阔的历史相较,人的生命何其短暂。幸福起来的人们于是不想承认自己曾经是奴隶,也不屑于承认曾经有过英雄。不知不觉中,自己那部热血奔涌、震撼人心的历史被荒弃了、抽干了,弄成一部枯燥、干瘪的室内标本,放在那里无人问津。

历史命运蜕变为个人命运,众生便只有在周易八卦面前诚惶诚恐。

历史似乎弄人:如今曾经的被压迫者一不小心重新分化成为了压迫者和继续被压迫者两个部分。

文章比较悲观地点到了seo的小三地位。这里面,涉及到的一个问题是SEOer群体是不是百度搜索引擎的附庸?殊兙认为SEOer应该说是被百度大系统裹挟其中了,如果百度行有不轨之事,那么站长自然也是有份的。这个地位就有点像抗战时期的伪军。如果放在世界的视野里面,那就可以称之为仆从国军队,好比二战时期在前苏联的罗马尼亚军团。在这里,SEOer自怨自艾地叹息自己的苦命,其实殊兙认为换个角度来看,百度自己也是一肚子的委屈和恼火,那么多的人就像寄生虫一般整天围着百度转,还要骂东骂西,你们也要想一想,不管是在哪一天里,百度自己从来就没有发出过对SEOer的邀请,从这个角度来看,百度只是希望就他一家来排名这个游戏。不像现在在外围有那么从业者,这也迫使百度提高它的运营成本。它也要想办法来对付那些让人感到讨厌的seo工作者。而且,随着seo工作者越来越多,SEOer在互相竞争的同时,也给百度出了不少的难题。

这里面,需要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待百度和站长的关系。百度到底是代表谁的利益,要保护谁的利益?百度是孤立的还是一个集团联盟的共同体?

文章中, 木子成舟成舟把这次外联删除事件分为百度的效果目标和SEOer群体的应对策略两个部分。听起来的感觉似乎这就是一场扫荡与反扫荡的斗争。

现在殊兙看到那些SEOer和站长群体已经很难搞清百度抽风还是调整之间的判定。这就是新闻写作的被诟病之处,木子成舟成舟在这里主观地形成了自己的判断:全民性的大调整。截止到目前为止,百度的数据好像又都恢复了。至少殊兙被删掉的外链好像又回来了。更多的那么分析结论估计会倾向于一场虚惊。

一旦确认外链数据全面恢复了,如果坚持这个判断的话,岂不是成了贝利的乌鸦嘴了?哎,站长与百度之间说不清理还乱的恩恩怨怨。

木子成舟成舟专门单列阐述百度的擅动对他这个个体的影响,应该也是没有超越共性的特征,殊兙认为需要表达的个性化的东西还没有透露出来。在应对百度方面:从个体来说,会有很多问题。因为站长会受到伤害。从群体来看,问题不大。因为搜索引擎需要这个群体,如果格杀勿论,把小站长全部K完了,那么搜索引擎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殊兙纵观整篇文章,木子成舟考虑的东西的确不少,但是感觉与木子成舟的其他文章一样,主要是提出了问题和命题,但在解决问题方面还需要再花费更多的精力和专注。同时殊兙需要表达的时候,木子成舟能够想出这些主题也已经非非常不容易了。最起码,是代表着处于相对弱势的SEOer群体。

本文原创于新兴职业 转载敬请尊重作者的劳动,保留网址有意交流者可加QQ:1753053865 亦可加群:104936170

库存品牌折扣童装批发

检测

蚌埠太阳能路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