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送你一杯子的祝福[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30:56 阅读: 来源:砂轮厂家

忘记了具体是一个怎样的典故,只隐约记得:一杯子等于一辈子,因此送礼物当送五只杯子,那就是送了一辈子的福分。

曾经一个男人对我说:今生,我都会在家里为你留一只杯子,累了,记得回来休息。在这句承诺面前,我永远不敢说分手,但还是决定离开。

没有爱上别的人,也没有觉得他不好。只是相爱的时候,聚少离多;这样的爱情也许很多人都曾经经历和正在经历着,但当小聚也匆忙如蜻蜓点水,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可以坚持下去?反正我不能了。

相识在相爱之前。

我们的缘分开始于一只杯子,那是由我来策划他来参赛的战利品——模特大赛的冠军奖杯。此前我们是彼此知道的关系,我看过他的表演,他读过我的文字,就这样。

从未想过这样的男子会和我有任何瓜葛,虽然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但他对我来说,和那些欲红未红的俊男美女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我遥不可及的风景。尽管我做了一次他的专访,又做了一次他的策划,还做了几天他的私人助理。

因此当他打电话来说:“一起晚餐吧,就我们两个”,我只能呆呆地无从反应,第一次的约会,他怎么可以说的好象第一百次?

也许是因为开始就没有拒绝他的习惯,所以他说我们恋爱吧,我们就恋爱了。他说你住到我那吧,我就住了过去。

一切自然地象喝掉那杯身体必须的开水。

他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是一只水蓝色雕花的瓷杯。

他说我就是他的杯子,每天都要用到的那只。而他是我的一辈子,可以依靠的一辈子。看的出他是很真心地这样承诺我。因为每次小别,他都带回一只杯子给我做礼物。慢慢地我们的房子里面到处都置着造型各异、质地不同的杯子。每一只都是不尽的美好回忆。

我们相爱,我们很相爱,但我们只能在我们的小屋里相爱。

出了门,他是别人眼里的帅哥,崭露头角的明星;我是一个靠着声音谋生的DJ。依旧不相干的两个人,从不在一个交际场合里有相遇。

不只一次,我们在电话里,在邮件里,在面对面时互相地问着:为什么我们不能象很多情侣一样普通地恋爱?最终得到的也不过就是拥抱地叹息:只因为他是他,我是我,因此我们注定要失去很多平凡人的快乐。不能手牵着手去逛街,不能一起到餐馆去吃饭,不能相拥着看海看夕阳。“我未嫁,你未娶;我们为什么却象在偷情?”这是我唯一与之争吵的理由。明明心心相印,却要装作形如陌路,我不接受,不接受这样的爱情安排。

随着他的演出增多,我们的小别也在增多,杯子增的更多。

不是不能忍受没有人陪的黑夜,我只是不能看那些写满了他的绯闻的报纸杂志。我发现自己在渐渐地相信,相信那些杜撰是真实的。

开始刻意地去接近与他有接触的所有女子,甚至有跑到她们的闺房瞧个仔细的冲动,猜测她们的桌子上有我杯子的孪生在。如果这个很难办到,我就把她们请到家里来,让她们参观我的杯子,然后在其眉目之间找寻蛛丝。

两个人的时候,我把自己变做妖精,用他送的杯子装了红酒权作亲吻。趁着微醉就不断地追问有没有丢过杯子或是送多过杯子。开始他会笑我是傻瓜,后来就面露厌恶,再后来便只有沉默。

我也厌恶这样的自己。最厌恶的那一刻,我用杯子的碎片割开了手腕。流着泪也留着血对他说:我只是爱得不知该如何再去爱了,我怕我会失去。

在医院里,他把我抱得紧紧的,一种将要揉碎的疼。你怎么那么傻呢,没有人要丢掉你,没有啊。你是那么可爱的女子,我怎么可能停下来?我爱你啊。我们将来是要结婚的。

那是他唯一一次说爱我,但我们并没有结婚。伤疤一点一点愈合,生活也就一点一点回到了过去的轨道。

一旦吵架或是思念难耐,我就会找一只杯子来狠狠地打破,然后把碎片扔还给他,以致于他不得不用箱子来装它们。尽管箱子越来越沉,可他依旧买杯子给我。他说那些碎片是他带给我的伤害,他必须背负。

我怎么能让自己成为他最重的包袱呢?我原本是想给他最幸福的生活的。

一个人在酒吧买醉,熟识的老板赠送我一款新酒,那只杯子竟然和他送我的第一只杯子一模一样!

“在哪买的?”

“上海。”

一个人在机场候了整整一夜,终于等来最早一班飞往上海。

巴黎春天里,我找到了那只标价1314.00元的杯子,买了五只,并亲自打了包装。

没有了回程的钱,我打电话给他“我在上海,你来接我。”

外滩,入暮。我把礼物放在他手里。

“跑这么远,就是为了给我买礼物?”

“是啊,只想送你这个。我只知道上海有的卖。”

“什么东西啊,这样珍贵难买?”

“也不是很珍贵,只是怕你到了法国会忘了我,送个礼物拴着你呀。” 我吃力的调皮着。

“宝贝,你有些不对头。”他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逗趣道:“没有发烧啊?”

“第一次送你礼物,回报我个笑容好不好?”

他的嘴角渐渐扬起笑容,是我最迷恋的表情;眼睛却开始雾起。

我踮起脚,在他的右颊印上我的痕迹。

娴熟地,把手伸进他的口袋。在黑色的钱夹里抽出一沓钱来,数也不数地装进自己的背包。

“好了,你回去集训吧。我想在上海多玩几天。”

不等他说什么,我已转身而去。

凭着我对他的了解,我知道他会以为这不过是我众多任性贪玩里的一次。

他,不会阻拦。

“还你五只杯子,也还了你一辈子的幸福。”

我在心里,这样告别。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