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这几年我们班的一群疯子24[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4:52 阅读: 来源:砂轮厂家

这几年,我们班的一群“疯子”(24)

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不知是何时,突然发觉,其实未免也不是一件好事。好好思考一下过去,这一切是否值得?再展望一下未来,对未来又抱有什么希望呢?

正闭着眼睛思考这一切时候,突然发觉什么东西挡住了光线。我慢慢地张开眼睛,一本作业被人递在我面前,很明显,上面有我的名字,这是我的本子,但我没接。我缓缓地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是他。

他面无表情,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将作业放在了我的桌子上。难道他是故意的?他故意把作业给我?故意放在我的桌子上?他怕我会不接吗?瞬间,我的脑子里涌出了如此多的想法。我看了他一眼,又把头低下了。只听见一声:“对不起!”这声音虽小但却坚定,坚定中有充满了一丝内疚。我又一次抬头,看着他,没说话。他也看了我一眼,便转身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特别想哭。不只是为何。是因为这些日子的委屈?是因为为自己而不值?或是,不想原谅他却又舍不得放开他?

泪流了下来,没有声音,它流进了我的心里……

李兴宇开口了:“这可是他第一次给别人道歉。”

“那又如何?”我故作无所谓。

“原谅他吧?!”他淡淡的说,声音虽小,但语气却强硬。

我同样也淡淡地说:“为什么?”

“他真的已经知错了。”

我一直没吭声,我不知道该如何说,说什么,怎么说……

他们都这么说:“他已经知错了。”

每到这时,我都无言以对,这句话真的让我无话可说。

就这样,又僵持了一两天。

那天,性感路过我的座位。我叫住了他。

“性感。”我叫他。

“嗯?”他转过头,看着我。

我想了想,对他说:“告诉涂伟,别跟我说对不起,我承受不起。”

他看了看我,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只是答应了我:“好!”

李兴宇问我:“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

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很快就到周五了,放假了。下午的时候,陈琳来找我玩,后来,杨琳、四爷和周清炜也来了。于是,我们几个便出去玩了,也算是散散心,把自己这几天的烦杂全部抛掉。

四爷在路上问我:“你是不是跟我一个星座?”

“嗯。咱们都是双鱼座。”

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哦。怪不得呢!”

“什么?”我问。

“我就说嘛。涂伟干嘛给我道歉。”他说。

我糊涂了:“什么意思。你越说我越听不懂了。”

“他做我后面的时候,问我是不是双鱼座。我说是,他就突然给我说了一声:‘对不起!’”四爷说,“我想,这句因该是给你说的吧!只不过咱们一个星座罢了。”

“哦。”我点点头。

晚上,他们把我送到十字路口,我跟他们告别后,一个人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手机响了,把手机翻开一看,是涂伟的信息。

“我错了。”

“哦。”我给他发过去。

隔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那你原谅我吧?”

我想了一下,回他:“给我一个理由。”

很久,很久,他都没回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